Monday, February 22, 2010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春来迟......

这二月的天,几乎天天下雪,这种雪不是鹅毛般的大雪片,而是轻细又密集的小雪点,细细麻麻,不间断的半天,大半天的累积下来,窗台上,停车场位,树上,路上到处堆满近一米深的积雪,小桥,小池塘,小径都被厚厚的白地覆盖,有些被行人踩出一条脚印,等你一脚下去,不小心会没到膝盖。很久没见铲雪车了,或者是因为雪多得没地方堆了,使得出行非常不方便。今天中午太阳出来了,雪还没有停的意思,继续飘了一下午。去年的冬雪延续到今春,春天姗姗来迟。

这周冬假,我们的老师,年老年少的都去滑雪了,我有一大堆的事要做。前两天在晚上时读一个朋友推荐的书,里面讲到集体失忆事件,自始就感觉有点诡异,读到最后越来越害怕,从来没有读一本书会有这么样的感觉,到最后草草看到结果,竟然吓得灯都不敢关,那种描写手法和诡异的气氛现在想想也不安的,也可能是被真相给震惊了。夜越深,神经越敏感,所以,应该用来休息睡觉的。

偶然间从网上看到了胡兰成的一篇:论张爱玲。哇~~~~~真是感动加惊叹啊,加上无尽说不清的美好情怀。一个男人能用这么深沉,欣赏,尊重及热烈的爱的笔调将她心目中的女神雕刻得生动又充满个性,独特又极具天份。他写他们的相处,平淡却饱含深情,细枝末结又处处彰显相互欣赏爱戴的温馨。写她极艳,极壮阔却又极理性,就像数学的无限,这是怎么样的描写和怎的一个人啊,让我看到了另一个不一样的张爱玲。他还写道,是她开启了他的智慧,在她那里他有如看到自已业身的惊.这世上总有一些人要开启另一些人的智慧,而他是何其幸运,于她又何偿不是,因为懂得,所以慈悲。这样的句子我总不忍一再琢磨,仿佛一用情,就要掉下泪来......

可惜“世事静了,岁月安稳”于他们终究是黯然的结局。于这篇文章我才更能了解为何张在最后几十年的异国岁月里,大好的创作年华却在某种程度上因为一个异国爱人而担搁了。只有真正的淑女在面对生活变迁及困苦面前才能沉稳而不惊慌。这就应验了那句“从来福贵多淑女”,而彼时代之“淑女”非此时代之“淑女”能比拟了。

写到这里突然记起图书馆里那本不怎么会被注意到的《上海的金枝玉叶》,主人翁的身世与张也是有向分相似了,其后面在经历巨大现实落差时所表现的生活态度也是只有真正的淑女才能做到的。

夜已深,大家晚安,休息了。

1 comment:

afancy said...

If no one want to take this sofa, i am happy to take it.